本文转自:   http://epaper.taihainet.com/html/20111101/hxdb355012.html

海峡导报:台海·交流  年轻烧陶者爱上古老制陶方式(2011年11月1日第27版)

海导1.jpg

海导2.jpg

茶与壶密不可分,一杯好茶可以让茶壶更能发挥其价值,而一个好壶可以让茶喝起来更加回味悠长。

    在现代窑烧技术日益先进的时代背景下,有一位陶师,撇开现代窑烧技术的便利,采取传统“柴烧”的“原始”方式制陶。

    38岁的许俊翔来自台湾,作为第四届文博会的组成部分,他的柴烧茶陶展是海峡两岸首次以茶陶艺术形式举办的台湾陶师个展。而他位于文化艺术中心附近的陶艺展,以其厚重、深远的意境让参观者驻足,让古老陶艺重新焕发新生。

爱好古老柴烧技术

    “相比现代窑烧技术,‘柴烧’这种制陶方式更加回归自然和纯朴,我喜欢柴烧茶陶的质感!”当导报记者问及为何青睐更加 “费事”的“柴烧”制陶时,许俊翔如是回答。

    受制陶条件的限制,用柴烧方式制作一把茶壶比现代方式更加耗时耗力。许俊翔说,在柴烧过程中,炭灰会附着在陶壶的表面,在高温下与陶壶结为一体。因此,陶壶的外表都比较粗犷,但每个陶壶都是独一无二的。同时,柴烧的制陶方式失败率比较高,因此一件成功的陶壶作品显得尤为难得。

    “用柴烧陶壶泡茶比窑烧陶壶更有意境。”许俊翔说,正是这种感觉,促使他一直做下去。

顶楼搭起柴烧窑

    谈起与柴烧之间的缘分,许俊翔把话题拉到了儿时,出生于台湾陶瓷世家的他,从小在母亲店铺的陶瓷堆里长大。“每天玩着陶瓷,和陶艺家们聊天,经过成长时期的耳濡目染,我这辈子都和陶瓷结下了不解之缘。”

    毕业后,经过在手工艺研究所的进修学习,许俊翔开始对“柴烧”这一古老的制陶方式产生了兴趣。“‘柴烧’有着几千年的历史,由于在成本上无法与现代窑烧技术竞争,渐渐被人们遗忘,我想尽我所能挽救这段文化。”许俊翔说。

    说干就干,许俊翔用两个汽油大铁桶和耐火砖,在工作室的顶楼建了自己的柴烧窑。“实践后发现,在顶楼烧窑太不安全。”于是,许俊翔四处寻找建柴烧窑的基地,终于在某渔港附近找到了适合地点,并与伙伴亲手建了柴烧窑。

    不断的学习与积累,令许俊翔在制作技术与创作美学上都有很大突破。其作品在色釉、尤其在结晶釉的工艺上别有韵味,深受欢迎,曾获得岛内外多个奖项,并在许多美术中心参与联展。他的作品,先后数次在台北市府官邸艺廊举办个展与联展,还以“北投陶”为主题,在中正纪念堂艺廓举办了多年艺术创作成果的个展。而今来到厦门,许俊翔希望不但可以展示技艺,更希望可以有更多人参与其中,共同享受古老传统带来的艺术体验。

导报记者 林芃 张燕娟/文 黄少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