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甲窑位于富基渔港附近,此处由于以前有个农夫跟地主租借八甲地耕作故名八甲。农夫辛苦耕作从土地里让稻子发牙成长,如同陶艺家从大地中精选阳明山原矿土石,细心制作让陶土成形。许俊翔以台湾相思木为燃料,透过柴窑里一千两百五十度高温烧制,每次烧窑需经历四天四夜马拉松式的高温粹炼才能辛苦烧成,希望能藉由原始柴烧呈现让人感动的作品,并透过他的陶作获得心灵的满足。

八甲窑1.jpg

虽然有着和厦门很相似的地理环境

但我还是爱死台北淡水的海
这里的天是这么的蓝
浪比厦门大,但海水是如此的清澈

八甲窑2.jpg

 

台北的天气和厦门很象

台风多,但都不太产生威胁
说变脸就变脸

这是台北北部这个时期的特征

八甲窑3.jpg

 

许俊翔的工作室在台北的最北端海边的山上
蜿蜒的山路数公里后才能到达
二层楼的工作室及展厅很有大男生的味道【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

屋前左右分别种了松树和梅树

说是意喻着:轻松,没事

他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

这种简单一直都表现在他的作品上

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感觉

想起身边朋友们种的好象都是发财树

这个要求还真的比较难

但大多数人可能都这么想

八甲窑4.jpg

 

许俊翔的八甲窑并不象传说中热血青年一时的心血沸腾,

他从小在陶艺家庭成长,

哥哥妹妹都怕了陶瓷了,唯有他坚持下来,

并独资在石门投资了这个窑和工作室,

已经说明了他将柴烧进行到底的决心了,

柴窑不大,总体积才二三立方,除去投柴口,侧投口。

可放作品的地方可能只有0.6立方了。

这0.6立方小小的空间要让它烧至一千二百多度需七天七夜不停的烧造,

这不仅需要观火的经验,

还要有过人的体力,

幸好,他们有一帮一起做柴烧的哥们,

大家一起合作帮忙。

互相切磋经验,

这种合作方式使他们共同进步,

难怪台湾的柴烧这些年有很大很快速的发展。

【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原色茶陶】...许俊翔柴烧艺术之:八甲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