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翔g.jpg许俊翔a.jpg

从几年前开始动手玩柴烧起,就断不了与柴烧的缘了......

前几天和许俊翔先生一同去看古窑,越发感慨柴窑不仅给古人带来劳作的场地,

也给予现代艺术家们痴迷柴烧的理由和创作空间. 

但当下,很多客人,包括有些专业陶人,都误以为柴烧就是在窑烧过程中加入木材,或用木柴窑烧制的产品.

其实并非如此,

柴窑从古至今意义,是为陶人们提供一个工作的场地,

陶匠们利用它来烧造日常用品,

而陶师们利用它来创作其它窑炉所无法达到的效果.

艺术家的作品与一般日常用品的不同,

在于艺术的创作,

作者的思维,灵感,窑烧的经验,

全部融会贯通于作品中,再运用柴烧的方式,

让作品在人为中产生一些落灰,火印,窑泪等等各不相同的,天意的,自然的效果。。。。。。

许俊翔bb.jpg

许俊翔c.jpg

许俊翔d.jpg

 

许俊翔e.jpg

许俊翔f.jpg

许俊翔g.jpg

许俊翔h.jpg

许俊翔i.jpg

台湾媒体如些评价许俊翔先生的作品:

陶藝的本質簡化人為加工,去除多餘的裝飾,在高溫的窯中自然的變化出七彩的釉色,讓作品自己說話。
陽明山原礦土柴燒調配天然陽明山原礦石顆粒加入土中,以台灣相思木為燃料,使用柴窯1250度燒製而成。從原礦土拉坯成型到柴窯燒製全程沒有添加任何人工或化學成份,對人體非常健康。不同於其他的陶瓷,豐富的顏色變化完全依靠燒製技術來呈現,利用木柴燃燒後產生的灰燼隨火焰飄落到作品上,與坏體結合形成落灰,利用作品排列疏密高低產生圖案的變化,並利用氧化還原燒成氣份的變化製造窯變效果,運用燒窯的技術讓作品產生獨特的生命力。
 

 

许俊翔是家族陶业,从小就和陶打交道。

他师从吴毓棠教授,作品在日本,台湾,大陆经常展出。

他的作品自然朴拙,大气大美,不造作。与陶性茶性相当吻合,耐人寻味与深思。

这也是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之处。

看多台湾陶师之作,能达这一高度的真是少之又少。

他的柴烧采用阳明山原矿土,

也称为草山原矿土柴烧,

以阳明山的原矿土特别调配成的陶土手工捏制,

使用台湾相思木在北海岸石门乡的八甲窑柴烧,连续四日夜。

窑温高达;1230-1280度高温,

煅炼出原矿陶土的色泽变化同时也使自然的落灰溶融为天成的自然釉,

每一次窑烧皆是独一无二的火与土相碰触,

呈现脱胎换骨后再生的质朴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