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界一a.jpg

    近年來國人熱衷於心靈本質的探索,許多人試圖尋求一種可碰觸的介面,希望獲得對整體生命的領悟。天目被形容是上天之眼,閃爍著星辰的神采光芒,天目碗於是隱喻著浩瀚無邊的宇宙天體。心靈透過天目碗的觀覽與體驗,映入視覺直觀的感動,在靜穆的默遊中參悟宇宙的微旨,生命與宇宙真諦即妙然的契合。天目碗能打開人們觀看的眼界,開啟心靈與宇宙的連結,手裡捧著自然流暢的微型天體,很容易將自己連結到另一個時空,拋開自我意識的執著而直抵自然本質的核心,因此讓現代人趨之若鶩。陶藝家羅森豪認為「天目碗與宇宙天體似乎是同一回事,因為製作材料來自宇宙無限的粉塵,而星球形成的過程幾乎與燒陶的原理相近似,感覺每個天目碗都和每一個有情眾生有所牽連,更和浩瀚無邊的天空脫離不了關係。以塵土的觀點來看待生命,我們的境況變得非常開闊,自己可以成為低中之最低,小中之最小,自由而開放,當然也可以於微塵中見大千、納宇宙於一天目。

新视界一b.jpg

       羅森豪以三十年的燒陶經驗,試著解釋天目的奧秘,藉由天目碗的創作過程,把天目的視野推至新的境界,將茶碗的精神做新的詮釋。他把多年來的心得寫成著作「微塵液相」,闡述他置身於自然的環境中,體悟生命與天地萬物之間的連結關係,細說天目創作的喜悅分享,是燒陶的想法,更是生命覺知的感動。羅森豪在書中提到:「集結各種微塵漩渦的天目狀態,能將所有事物包容於內,是一切能量的來源與最終的歸處,大而無外、小而無內的灰燼塵埃,充滿在無窮盡的時艙,存留在每個人的宿命中,每一粒塵埃曾經飄落在最深沉的記憶裡,同時也無時無刻的在召喚著你,永遠都揮之不去、擺脫不了它們的跟隨,因為它們無所不在,而且無限…他對天目創作有其不可妥協的堅持,例如胎土一定使用在地的陶土來調配,因為陶土雜而乘載大,陶土是文化的載體,就如身體與大地一樣溫暖,而不用精緻冷艷的瓷土。釉漿中不加入鐵以外的發色金屬與化學色料,不用重疊多掛的裝飾施釉。羅森豪強調天目之所以珍貴在其本質的精神,而不是表相的處理。。每個天目碗幾乎像是獨一無二的星空天界,包容了一切浩瀚穹蒼的微粒,因為身體血液中的「鐵」所形成的生命磁場,正與經由火淬煉之下的「鐵」元素所熔融的天目磁場,和宇宙間的大磁場等產生微妙而強烈的作用,所以天目能打開人們觀看的眼界。

新视界一c.jpg

    羅森豪形容「窯」就像一座宇宙道場,能讓水、土、火、風不斷的創造新的因緣,這些建構星體最初的元素,原本散落在無盡的時空當中,他集合了一小部分有記憶的微粒,與含著情感的粉塵,調和了水,揉練成可塑泥團,手拉坏啟動了圓周的旋轉,連結出環渦狀的載體,火由風引領流動,將水分蒸散並把粉粒熔融,使得這些不生不滅的星球配方,有重新排列組合的機會,讓流浪的宇宙塵埃,與漂泊的靈魂邂逅而相互碰撞,提供彼此一個能夠改變與昇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