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五a.jpg

   寒流來臨前,冷空氣不斷的下沉,輻射冷卻下的黃昏,正上演著一幕幕彩霞爭奇鬥艷的戲碼:蔽光波狀雲徘徊在對流層與貝母層之間,從三芝外海一直連接到台北港的海平面上;暮光條將天邊的海角塗滿了腮紅,從工作室的高度往下望,一百八十度角天水相連的夕陽美景盡收眼底,可欣賞到另一種韻味的淡水暮色;鈞紅色的透光高積雲驅趕著汝窯釉色的莢狀積雲,紅天目釉色的捲層雲,滲透著金黃結晶的層積雲,紅油滴狀的絮狀雲逼退了釉裡紅渲染的波狀雲。熱情的太陽總是在地球的每個夾角,不斷製造令人迷戀的黃昏與陶醉的星夜,而大氣雲層的冰晶水氣與塵埃氣體,很配合的加以粉飾並參與演出,一再述說著光波的照映與反射的魅力。這樣的光景至少可以再維持十億年,因為大量的「氫」提供了充分的燃料,可讓太陽表面滾燙的電漿體持續發光發熱,不斷地為地球傳送溫暖,更點亮了人類的雙眼。

     窯爐內的熊熊火焰,把我調合的粉塵煉成了金色蜜漿,近似模擬著太陽表面的電漿體,垂涎欲滴又非常敏感,而天目釉中主要的元素「鐵」也變得相當活躍。此時的境界有如陶藝生命的中陰身,正處在一陣陣隨之到來的紅光、黃光、綠光、紫光、白光……變化無常的高溫中,或一片漆黑的碳素洗禮,或突如其來的水氣加持,要成就甚麼樣狀態的作品,就看業力如何牽引著釉相的造化。這時好像太陽光波所製造的彩霞一樣,隨時千變萬化。火是一切物質當中最為精緻的東西,你始終無法找到火光的空隙,也永遠留不住、關不著她的熱力,她是一切的主角,而非中間介質,所以火可以轉化各種物質。我則藉由火精緻的力量,在窯裡重新安排各種創造的因緣,火是自然原因所決定,非人的意志能左右,火焰能取得所有物質最終的本質,讓火來帶領天目的釉相,這才是陶藝創作的本源所在。

 

 微尘五b.jpg

火焰的色澤主要決定於氧和碳的比例,燃燒不同物質與燃料本身的壓力,也會直接影響火的氣色。在適量的空氣中,瓦斯完全燃燒,呈現藍色火焰,如果空氣減少則出現濃烈的暗紅色,並帶著黑煙拉高火舌,過量空氣會變成粗短而破碎的藍白火焰。將鹼性物質投入高溫的窯爐內燃燒,會產生黃色火焰。如果濃密的碳素把流動釉漿團團包住,坯體周圍就像溫室效應一般,這時再噴入酸性液體或含酒精飲料在火燄上,會出現像金星表面腐蝕性強的雲層,反射出閃閃金光。有機燃料與無機燃料,或混搭燃料,在不同的環境下,與不同溫度點燒出的火色完全不一樣,窯內的色光直接影響釉面色澤。有千變的火舌就有萬化的釉色,如果能掌握其中的主變因順序,與次變因效果,就能燒出理想中的天目釉色。 

    燒陶時窯內的溫度與壓力,跟隨著大氣壓力不斷改變,因此控制煙囪的氣流相當重要,溫度與窯壓決定釉相的結構,當溫度越高壓力越小時,呈現強氧化狀態,土坯與釉漿裡的分子震動越迅速,輻射熱光波動的越快、能量越高,此時是產生油滴結構的重要時機。而高壓之下的高溫紅紫光,可使土坯與釉漿分子產生還原狀態,此時是表現天目釉多層次色彩的關鍵時刻。所以天目不一定用單一種的燒法來表現,可用低壓氧化處理釉相的結構,再用高壓或碳素還原將釉色解析出來,煙燻或不同媒材所做出的碳素還原,與窯壓所產生的還原效果完全不同。一氧化碳充滿在固相粒子之間,粒子先還原再軟化,或尚未達到還原反應,粒子已開始熔融,還是乾脆把碳逼出粒子氣孔使氧化價增高……。強烈的暖流與窒息的熱不一樣,冷凝的速度與順序如同升溫燃燒一樣微妙,你可以將析出釉面的金屬晶體,再次還元或再度氧化。不同溫度、不同壓力、不同順序與不同燃料多次的氧化與還原,即使同樣的釉藥配方也能燒出變化無窮的天目。

微尘五c.jpg

   我們看看天目的主要靈魂「鐵」在窯爐中的狀態,碳和鐵在釉漿熔融的過程中,扮演微妙角色,鐵是被燒物,而碳是燃料帶進來的,所以在適當時機,碳可以在釉漿與土坯內外自由進出,就看什麼溫度點你要留住多少,碳含量的高低關係到色彩變化,以及無法看到的物理作用。我一直搭配使用天然材料來調配釉漿,如植物灰與天然礦石,因為原料與燃料中所含的特殊元素與雜質,會產生複雜的過度元素離子,以刺激失控的晶體變化無常,促進和鐵的作用而出現無法預期的結果。例如林口紅土含有豐富的鐵元素,能燒出迷人的天目釉色,但含許多不明的雜質元素,會使釉相展現柔和的神秘光芒,卻也會抑制鐵的析晶,使聚集的鐵變的脆裂,甚至會拉破坯體。天然的硫化鐵礦內含銅、鋅、金、銀、貴金屬等複雜元素,在高溫下,燃料與原料中的硫和鐵會產生硫化鐵共晶,共晶體細微粒子熔點較鐵低,硫化鐵共晶會先熔融形成膠質網狀,圍繞在鐵結晶體的周圍,使釉相夾雜多層次的微細晶體綿密氣泡與懸浮微粒,經不同角度光的干涉而產生不同層次的反射與散射,這也是天目在陽光照射下會產生閃閃曜變的因素之一。高矽酸的釉會牽引著碳酸鈣,使得媒溶劑與鐵之間不太容易結合,而產生複雜層次的分相結構。鹼性物質高的基本組成,比較容易與鐵熔合而懸浮於釉面,產生純粹而強眼的天目效果。含鐵元素的天然材料很多,都可以拿來調配天目釉漿,如含雲母的赤鐵礦、鏡鐵礦、粘土質赤鐵、含氫的褐鐵礦、含碳酸鐵的菱鐵礦、或含複合鹽的鐵矽酸鹽礦與硫化鐵礦等,澎湖元貝島玄武岩碎片含密集磁鐵礦與鈦鐵礦、二崁大菓葉與七美玄武岩風化殘留之褐鐵礦、三芝北新庄與林口台地的紅土、石門水庫淤泥與嘉南大圳泥漿等,這些泥礦都是獨特的天目創作材料。天然原料含大量雜質,粒子大小分佈差異很大,不安定的成分充滿挑戰性,雖然燒成率不高,也隱藏著無限可能。我把燒天目當成一種生命修練,這是最具精神性的藝術創造。如果創作因素被固定,那麼創作生命也將停止。

 

微尘五d.jpg

每個天目碗幾乎像是獨一無二的星空天界,包容了一切浩瀚穹蒼的微粒,因為身體血液中的「鐵」所形成的生命磁場,正與經由火淬煉之下的「鐵」元素所熔融的天目磁場,和宇宙間的大磁場等產生微妙而強烈的作用,所以天目能打開人們觀看的眼界,開啟心靈與宇宙的連結,手裡捧著自然流暢的微型天體,很容易將自己放大到另一個時空,拋開自我意識的執著而直抵自然本質的核心,而獲得整體生命的領會,也因此讓許多的文人雅士、修行者與高僧們趨之若鶩,視為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