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四a.jpg

  旋轉的轆轤把整個人緊緊的鏇進生命最原初的中心,又加速的將靈魂甩到日落西山的九霄雲外,雙手不斷的在土坯上下移動,一圈圈有限的生命線段,牽連著一圈圈繞過宇宙無限的曼荼羅。轆轤上連續運轉的泥團跟著大地的靈動,和銀河系一起天旋,與整個宇宙一起地轉。面對連續轉動的手拉坏圈圈,不厭其煩的製作「漩渦」,看來枯燥乏味的固定動作,卻不斷的增強自己心理上的穩定度,會自戀式的欣賞這種單調又無聊的行為,這種單一無聊的動作逐漸變成自己的修養,最後轉化成內心自然明淨的無聊,這如同山谷中的幽幽清流,流著、流著,有條不紊的、源源不斷的流著,那流水是非常的清涼自在而且持靜專注。

 

    堅忍不移的釘坐在轆轤前,撫摸著土坯是一種類似打坐禪定的感覺,因為想和它建立起很好的關係,所以要下極大的功夫與決心,讓轆轤不停的轉、不停的轉,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數不完的圈圈,不停的揉土、拉坯,再揉土、再拉坯,直到這種無聊變得強韌而有力,這種單調重複的旋轉極為重要,唯有進入徹底單調與絕對無聊的境界,才能見到陶藝真正的精神與美感。

微尘四b.jpg

    十六歲時,我在花盆工廠第一次看到陶工師傅手拉坏,眼看著一團溼軟的泥土,在轆轤上轉成一個玲瓏有緻的容器,當時的我感動萬分,從此就認定「做陶」就是我這輩子應做且永不後悔的事。開始拉坯,把每個動作精確做好:扎實的揉土、確定的中心、敞開的洞口、無礙的推底、端直的提土、圓滿的造形,隨著心跳的節奏與呼吸的吐納,收放自如,這真是美好的經驗。算算自己跟著轆轤已經轉了三十年,一點都不覺得無聊,手拉坏是以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用雙手碰觸生命敏感的神經,連結宇宙奧妙的能量。每個當下隨著有限又無常的生命脈輪轉動,冷靜審視自己與萬物之間的臍帶關係,圓滿自足、宇宙相通、渾圓自在。手拉坏周而復始的運轉,無始無終氣象萬千,如同一個新的本體世界,越來越清淅的在漩渦中誕生。雙手掌握軸心參悟萬物運化,手拉坏能證悟一切因果,而天目是最有說服力的證物。

 

     生命之輪與手拉坏的漩渦環環相扣,生活的經驗連接著創作經驗,內心的經驗連接到肉體的經驗,物質經驗接續到精神經驗,連續不斷的循環,每一情況都會如實的呈現,每一洞見都強化著連續旋轉的精神性,一如航行在迷惑的茫茫大海中,找不到方向而不停的重複打轉,一再消極的徹底失望……。然後漸漸地,看清事物的本然,與一切原初蘊藏的意義,感受每一事物圍繞著中心的虛空,釐清所有現象相互糾纏的因果關係,才能看到圓的界限與真實的虛空。虛空是全能,可容納與包含一切,把自己變空,才能自由無限,在一切情境中才能得心應手。圓的運動在無限的時空穿梭,其方向及路徑連繫在一個中心場域,而產生雙元的對照關係:內外、高低、大小、順逆、凹凸、陰陽、空實、矛盾、離返、生死……,因此了悟整體生命在時空當中全方位的覺知。把一切事物與一切關連包容於內,並將所有融為一體,就像手拉坏一樣,把所有宇宙元素與創造意志連結在一起,把生命輪迴與時空象限包容於內,再放入窯內用火將所有的所有燒熔為一體。

微尘四c.jpg

   我們啟動轆轤開始旋轉,一起數一數生命與陶藝之間綿延相續的漩渦,宇宙從空無的境界壓縮能量產生大霹靂,混沌初開,眾星雲集,不斷向外擴張成銀河系,膨脹至巨大星體,到達壽命極限之後,千百萬星球又開始向內收縮,一個個垂死的星球被無底黑洞回收,潰散成塵煙,粉碎成分子、原子,分裂成夸克產生超弦,又變回空無、再次的大霹靂……。赤裸的地球在塵埃與水結合後,形成肥沃的土壤,風賦予萬物生氣,土壤孕育眾生,也間接構造了動物的肉體,火燃燒大地,促使萬物運行,萬物終將回歸大地…。火山爆發,炙熱的岩漿冷卻後變為火成岩,經大地應力作用變成沉積岩,環境變遷促使石頭轉化成變質岩,日積月累的風化作用變成了粘土、變成微粒塵埃,飄到大氣層成為星際流浪的煙塵……。

    有些人形容自己活在痛苦的地獄中挨日子,和飽受冷熱無常,與飢渴相互掠奪的餓鬼環境牽扯,有時會淪為愚蠢與極大恐懼彼此掠食之畜生,或者有機會受到父母親血精液的滋潤,再投入茫茫人海,你可能天賦異稟喜歡享受孤獨的豪華,是莫名喜悅與忌妬的阿修羅,也可能努力志求永恆的安樂與圓滿而常駐天界,但不小心又將再度墮入輪迴的大海……。然而,旋轉的轆轤指向我的不歸路,手拉坏連續做出的陶碗,可以連結到宇宙的圓,地球的圓,氣流的圓,生命的圓,天人合一的圓,圓周式的永恆運動,無盡無限軌道循環之漩渦,不生不滅的漣漪,全都歸結在一個「天目碗」當中。

微尘四d.jpg

停下轆轤走到園中伸伸懶腰,看到一條色彩繽紛的龜殼花蛇圍成一圈,仔細近觀才發現牠可能因享受日光浴而放鬆過度,不小心咬住自己的尾巴,而氣絕身亡…。那隻養了十多年的黑狗每次看到我,也總是莫明興奮地追著自己翹翹的尾巴,不斷的繞圈圈…。感覺冬天剛過,但好像也留不住春天…。此時感受到時間剎那、剎那的消逝,日月不斷昇降,季節快速遞嬗,人世輪迴不止,更不應蹉跎光陰,快拿起泥團扎實的揉土,繼續旋轉拉坯,彷彿一個足以吞下巨大星系黑洞的天目碗在時時刻刻召喚,等待著一切因緣的甦醒與連結,如果停下轆轤的旋轉,將對歲月與生命感到寂寥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