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二a.jpg

        冬天踱著緩慢的腳步捨不得離開冷落的森林,搧動的春風將飽含微晶的空氣變得柔軟而清甜,甦醒的山茶花開始編輯她繁華的冊頁,彼岸垂櫻忙著梳理清香的髮絲,台灣百合含著濕濡的味蕾,舔吮著甘露,蔓藤玫瑰打開心房慵懶的享受春陽輕撫,而那片不規則形的草地正曝曬著碎花床單。每天早上,我的靈魂都必須和太陽及清新舒暖的土地單獨相遇,總覺得坐在地上、趴在地上、撫摸泥土,感覺就會多一點,思考會深一點、生命也會踏實一點。這時拿起圓鍬,一鏟一鏟的撥開泥土,準備栽種一棵急於落地生根的五彩杜鵑。
 

微尘二b.jpg

        我把那棵生命力旺盛的五彩杜鵑,放入挖好的窟窿,再將芳香鬆軟的泥土回填,同時欣賞嫩綠的樹芽,想像未來的美麗,突然耳梢卻傳來一陣騷動,那三十幾棵還暫時種在花盆的植物,好像在呼喚著,它們的根莖也需要土地的歸屬……。當我靜靜凝視著周遭的大地與繁茂的樹木花草,發現它們其實一直在前前後後地看顧著我。

微尘二c.jpg

      工作室的後方是由二十幾座火山組成的大屯山火山群,北從竹仔山、小觀音山、蔡菜公坑山、面天山、大屯山,南至海拔1120公尺的七星山,一直看到八里的觀音山,這群火山約在二百五十萬年前至五十萬年前陸續爆發,工作室就搭建在竹仔山與小觀音山之間的熔岩流披覆面上,此地火山熔岩屬安山岩質,成份以斜長石與鐵鎂礦為主,還有磁鐵礦與鈦鐵礦等。這附近蔡公坑的玄武岩與石槽子坑的灰石安山岩引起我的好奇,而隨處可見火山岩屑在大地應力與溫濕環境下,經深度風化後的大量紫棕色紅土更是令我食指大動。這種和地涵成分相近的海洋型地殼,是地球上年輕的土地才有的特色。

微尘二d.jpg

    仔細想想,台灣在三千五百多萬年前開始在海底蟄伏,她在水深火熱中翻雲覆雨的製作地質千層派,熾熱的岩漿冷凝變成火成岩,經過風化混搭便成沉積岩,再轉化成變質岩,然後遇到新的火山高溫岩漿,又再次的地質輪迴,土地潛在的性格與特色,隨著不同的時間與因緣際會,一層又一層的壓抑堆疊。形似鯨魚的台灣,經成岩作用與晚期的造山運動,長年累月的修煉醞釀,約在六百萬年前終於修成正果而浮出海面,隨後大屯火山群陸續施放了二十幾個岩漿製成的高空煙火,熱烈慶祝這座美麗島嶼的誕生。

微尘二e.jpg

    對一個陶藝工作者而言,面對這樣感動的場景會興奮得睡不著覺,想像火山內部熾熱的液膏,在地窖內緩緩流涎,有如地球溫暖的血液,維持生命的體溫。我經常把頭壓低的貼在地殼表面,希望自己冰凍僵硬的腦漿能與搖滾沸騰的岩漿對話,果然,有一天岩漿告訴我的腦漿說:「你要的東西,早在百萬年前就送上去了,工作室周圍就有很多的風化紫蘇灰石、含密集磁鐵礦的玄武岩屑、安山岩片、鐵質石英砂,還有其他很多別無取代的礦石與植物灰,含鐵量高的紫棕色紅土不僅可以種植山茶花,更是頂級的陶藝創作原料,快拿來試試看吧!」我細心的將這些珍寶一一粉碎分析,調配不同比例的組合,送入窯內熔融,百萬年前的岩漿又開始流動了,再度被火喚醒了!如今,她的現代藝名就叫做「天目」。常常,我捧著剛出窯的天目碗,獨坐林間,撫摸著溫潤的質感,欣賞著碗裡曜變閃爍的光彩,對「土」獨特的感受轉變成崇敬與感恩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