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一a.jpg

     大屯溪谷吐納著層層氤氳,從相思樹林的韻腳,穿透緋寒櫻的冷豔,浸染著變色楓香,滲入纖細的松針,更直接侵蝕我頹廢沉積鈣化的毛細孔,一再風化禁錮已久的心靈,並分解生命中的每個部位,一粒一粒不規則老化的細胞,隨著東北季風呼呼的吹送,在寒氣逼人的山谷裡,在大氣層中,在更遙遠的外太空浮沉遊蕩……。 

     每當燒好窯的半夜時分,我一定爬上工作室的屋頂,將煙囪口封住,以穩住窯內的氣氛,對我而言這是一個燒陶動作,也是一個重要的儀式。在這充滿神秘能量的屋頂上,打開身心所有的接收器,汲取宇宙間的精華養分,以滋養疲累不堪的軀殼。我被大自然偉大的神秘所包圍,想著窯爐內一千三百多度、金色沸騰的的天目釉漿,正盪漾著萬千風華,而要成就窯內的每一件作品都需要很多的因緣聚合:火山岩屑風化的胎土、母親炊飯後所收集的灶灰、烘爐山上的蘆葦草、澎湖島上的玄武岩、學生送的貝殼砂、同事相贈的舍利子……,所有能燒的東西,所有能收集的土塵,此刻全部都在窯內燒熔搖滾……。

     寂靜的夜空,突然拉出一道火流星的尾巴,我的心隨之飄向天際,仰望星辰,開啟心靈,想像瀰漫在太空中的塵埃和氣體,因緣際會的一點一滴累積,收縮成緊密的核心,壓力越大溫度越高,產生能量與動力,在宇宙引力帶動的齒輪中,盡其本分的旋轉,每個星球都毫無例外的這樣誕生,並扮演著別無取代的地位與角色。我開始領悟「積微塵以成世界」的道理,深深體會經典所描述的「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日、月、星、宿、雲」的美感。

微尘一b.jpg

    宇宙在大霹靂轟然一聲中拉開了序幕,成億上兆的星斗在這星光大道的漩渦中放肆奔馳,距離地球幾千萬甚至百億光年的天體,眾星雲集光彩奪目,無論遙遠的星辰或是最親近的太陽系,每一光點都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和因緣:寥寥若若的似星團、纏綿不清的球狀星體、焦灼的恆星、漂泊的煙塵與匆忙的流星,不很均勻的漫佈天際。感覺好像自己沉淪在既熱鬧又純粹的深淵裡,與眾星一同轉旋、一起互動,不知道宇宙到底有多大?影響我的星辰有多少?天文學家說了一個數字,我們的銀河系至少有一千億顆以上的星球,但其數量還不到離地球三十億光年,編號3C273似星團的百分之一,而比起3C273似星團大好幾倍的似星團就超過30個以上,這是到目前為止人類能力所知的範圍,還沒發現的星體可能更大更多……。

微尘一c.jpg

     早起的台灣藍鵲啼聲畫破清晨的冷光,躺在屋頂數了一夜星空,準備上床休息前,應該把今晨與昨晚敲打在身上的星際塵埃收集起來,調入下一窯的天目釉漿內。一個天目碗,你無法測量匯集了多少塵埃,哪些星塵微粒是從哪個星系而來,它可能正是另一個宇宙的開端。我認為天目碗與宇宙天體似乎是同一回事,因為製作材料來自宇宙無限的粉塵,而星球形成的過程幾乎與燒陶的原理相近似,感覺每個天目碗都和每一個有情眾生有所牽連,更和浩瀚無邊的天空脫離不了關係。以微塵的觀點來看待生命,我們的境況變得非常開闊,自己可以成為低中之最低,小中之最小,自由而開放,當然也可以於微塵中見大千、納宇宙於一天目。



 

 

   你我有幸出現在這時空交錯的福星「地球」,正參與赤足走在星河潺湲的腳步,沉溺在超過一千億條銀河的匯流中逗留玩耍,我們在此呼吸遠古的空氣,喝著億萬年前的古董礦泉,體驗微塵所造就的一切,享受星塵誕生與殞滅的精采演化。仔細想想我身上的水分、筋骨裡的磷酸鈣、血液中的鐵、心肝的鎂鋅、皮肉內的鉀鈉、腦葉中的重金屬、肺泡中的碳化矽、腎臟的結石……,這些糾纏在生命中的元素分子,都來自土地與大自然的恩賜。每天上百噸從外太空落在地球上的太空微粒,加上地球風化的豐沃土塵,在聚散離合之間,決定了眾生的成住壞空。追本溯源,身體內的每個原子都來自宇宙星宿,此生是在星辰與星塵幾千萬次數不盡的因緣中巧妙的聚合,我的身體只是暫時借用這些曾經被六道眾生、外星人、宇宙生命用過N次的古老元素,有一天終會寂滅腐朽,化作億萬個微塵,再去創造億萬個因緣,而生命其實就是從塵土到塵土、瞬間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