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1.jpg

本文刊登在台湾陶瓷杂志第74期。感谢陶艺杂志罗主编及全体同仁。

认识台湾《普洱陶艺》多年
它是继《普洱壶艺》后的一本很受茶人欢迎的时尚杂志

具很好的专业及艺术高度

近年来也被大陆的茶人们关注和喜爱

随想2.jpg

 

 

随想3.jpg

虽是小小的展事,却牵动着天南海北的天目爱好者,陶人、茶人、收藏家、爱好者纷至踏来,为的就是亲眼见证大师精湛的工艺,共同分享各自的窑烧方法、玩盏心情和收藏经验,使展会成为现代茶人与天目心灵交融的一次盛会。大陆第一个以闽南方言为主,并在台湾落地播出的卫星频道----厦门卫视专门作了二分多钟的报道,引来众多热议好评。

感恩所有到场的朋友!

随想4.jpg 

 

    宋时日本留学僧人前往浙江西北部的禅林圣地天目山等地学习佛理,将中国当时的品茗之道及当时使用的茶碗传进日本,茶道在日本遂开始盛行,所使用的茶碗也被称为天目碗,那时只是通称由天目山带回的陶瓷,而在福建的建盏也在其中。这些茶陶神秘的釉色反射出幽深的七彩的光芒,如同深遂的宇宙,又象遥远的天体,使日本王室和高僧们为之疯狂,后被统称为“天目”并有三件曜变被日本列为国宝。建盏虽然在中国失传了近千年,但它的在世界的地位无可取代。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的陶瓷工作者把天目的创作当成一种考验和修炼,在他们孜孜不倦的努力探索下,呈现出现代天目的新境界 

 随想5.jpg

天目以含铁量高的陶土,单挂釉,还原烧造为主要特征,其烧制难度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想要烧出一件精品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到,它是对陶者艰苦窑烧的一种历练,往往要历经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摸索方能达成。正如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达在他的文章中所提,其难度受到坯的制约——以瓷的窑温烧制陶的胎体;釉的制约——釉的流动性大,配方的不确定性;温度的制约——烧成的温度高且范窄;还原氛围的制约——结晶斑纹的美感形成。天目的坯含铁量高达8%左右,釉的铁含量高达7%左右,高铁含量的坯料与釉料是形成斑纹的必要条件,因盏是铁钙系分相析晶釉,铁含量不足就不能达到过饱和析晶,盏的斑纹就是釉料在高温阶段产生的一系列物理化学变化后铁氧化物在釉表面析晶留下的痕迹。而温度与气氛对于析晶过程的影响非常明显,以至出工现烧制条件差之毫厘而釉面斑纹外观失之千里的结果。正因为它的这些难度,决定了天目每器独一无二的特性,并且无法大规模化的复制,因此,优秀作品也显得极为珍稀。天目无法逾越的难度成了世界陶瓷窑烧的“珠峰”,无数陶者为之着迷、为并投入毕生的精力创作。

随想8.jpg

天目给予茶人的是无穷的美的享受。

正如一位茶友所描述:小盏犹如浩若苍穹,以为伸手可触,却又遥不可及,更近乎神秘而未知;细看开片的细纹,则像划过长天的流星,赋予了天空生命之外的奇迹。接着而来的,是震撼,震撼于盏内在的朴素、包容、深邃、内敛……茶汤入内,原本暗黑的宇宙在透亮的茶汤里突然如银河璀璨,隐藏在夜空深处的繁星流动,闪烁其间且时隐时现,那种大气和难以捉摸足以摄人心魄!

 

对于天目喜爱的描述有各式各样,它是那么深遂莫测,高贵而不艳丽,沉静却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因为它的自然,简素,静寂,深邃,枯高,幽玄,神秘,脱俗等等都足以促使人们暂时放下纷繁复杂的工作,陷入宁静的思考。人们在思考它种种美的时候有时也包容了他型制上的不足,其实,天目型制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从小小的杯盏中感受它斑纹之美的同时,我们也从中感受到作者强大的美学功力于作品中的大乾坤。正如罗森豪教授所言:天目在我内心深处开拓了一条寂静的道路,这条道路让我连结了巨大的苍穹,触动了视觉与心灵的敏感神经,开启了心与天的交融对应,最内一端是心眼,最外一端是天境,天目接通了两端。

曲高未必就和寡,天目的现在还是小众的,茫然的。但愿不久的将来,人们将会站在更高的高度,真正地用心灵感受天目与自己的对话,花轻似梦,雨细如愁般将自己的思维溶入天目的世界中,从而达到对人生,生命的更多的顿悟。

 随想9.jpg

 

随想7.jpg

 

一杯一世界,一盏一桃源,每个人眼里心中都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天目。在大力提倡士人雅趣,文人韵味的宋代,平淡自然风格成了士人追求高雅的艺术境界苏轼的诗句“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颇能反应当时文人普遍追求的审美境界,也正与建盏的特性相吻合。


随想6.jpg

现代天目作者也将自身所理解的艺术哲学及窑烧技术高度体现在这只小小的茶碗中: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达的鹧鸪斑,其浮萍肌理的斑样与古人所描述的鹧鸪斑非常的相似,极具美感。孙建兴的油滴、银毫、虹彩、柿天目等,都达到与古人极高的相似度。他们立足于本土文化,传承着古人型似上的美感。日本陶师水出胜先生的天目则有古风也更具日本枯高恬静之美,他善于将天目传至日本后日本人对它精神的领悟融合到他的天目作品中。台湾陶瓷大师江有庭的藏色天目则承古而不泥古,将古人无法做到的色彩藏尽碗底,光线下绽放出多彩的光斑,在严谨的型制传统铁发色的烧制中追求高于古人的突破。台湾陶瓷大师罗森豪教授则认为天目与宇宙天体似乎是溶为一体,因为制作材料来自宇宙无限的粉尘,而烧陶的原理几乎与星球形成过程相近似,感觉每个天目碗都与浩瀚无边的宇宙天空有所牵连,更和每一个有情众生脱离不了关系。他坚守着传统的物质方式并溶入自身雄厚的美学理论加以诠释……这些不同的表达方式,使天目这一出自中国福建的茶碗变成世界陶艺师们共同的追求。

 

厦门的冬天跟台北一样湿冷。

但有这样一间小展厅,柔和的灯光投射在各色杯盏中,铁壶在碳火上冒着热气,袅袅的青烟中夹杂着淡淡的碳香和茶香,弥漫在这间经过精心布置典雅浪漫的房子,一场难得的大师级的天目盛会悄然撩开面纱……台湾陶界名师江有庭、罗森豪,大陆陶瓷大师孙建兴、李达的巅峰之作终于在厦门原色茶陶与它们的粉丝见面了!

 

天目的烧制始于唐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