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時光寶盒-原礦土柴燒茶罐

文  圖  許俊翔(本文刊登在《陶艺》杂志第73期,转载,敬请关注)

时光宝盒1.jpg

   東北季風來臨,位於石門的柴窯工作室一連下了兩週的雨,濕氣很重。想起之前用柴燒茶罐封藏三年的武夷岩茶,在濕冷的冬天泡壺熱騰騰的好茶,真是一種享受。

 

    打開茶罐飄出武夷岩茶特有的岩骨花香,彷彿打開時光寶盒,讓人想起三年前和周渝老師和曾冠錄老師一起到武夷山旅遊的時光。由三十六峰、九十九岩及九曲溪組成的武夷山,風景秀麗,山峰岩壑間有幽澗流泉,常年雲霧繚繞雨量充沛,非常適合茶樹生長。正岩茶高香醇厚,岩韻明顯,尤以生長於「三坑兩澗」,即慧苑坑、牛欄坑、大坑口、流香澗、梧源澗,品質最佳。在旅行途中除了飽覽山光水色,看到當地從採茶、萎凋、做青、殺青、揉捻、乾燥,學習到不少茶葉相關知識。

时光宝盒2.jpg

隨著現代人注重養生,我也發現老茶對身體好處多多。茶葉經過長時間的陳化,會將對人體有益處的成分提升,品飲的味覺也跟著提升。但是要買好的老茶大都要價不斐,不如選些三、五年內的好茶,找個好茶罐慢慢的存放細細品味。   

 

    想要開始長期存放茶葉,那要用何種器物藏茶?柴燒茶葉罐用來藏茶好處多多,而「原礦土柴燒茶罐」是最好的選擇,遵循古法以陽明山的原礦土特別調配而成的陶土,使用台灣相思木在北海岸石門鄉的八甲窯柴燒連續四個日夜,窯溫攀爬至一千二百三十~一千二百六十℃高溫,鍛鍊出原礦陶土的色澤變化,自然的落灰同時也熔融其上。

 

    自古以來陶瓷就是最佳的器皿,例如六年級以前的朋友小時候家裡都有米甕,把新米放在甕中透氣不壞,放個半年也不變質。因為陶土取自於大地經高溫淬鍊燒製成器皿,用於放置物品像是石頭屋般冬暖夏涼,保持陶罐中的乾燥也維持一定的溼度。一個好茶罐不僅講求功能也應該注意設計美觀,圓滿的造型是其基本要求,寓意做人處事要內方外圓,希望事事圓滿,因此圓形茶罐廣為人們所接受。

 

时光宝盒3.jpg

器形渾圓的「茶煙」表面為黃色的半光落灰加上左下角結晶效果,像是午後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陽明山上,中間形成灰黑色雲漩彷如高山雲霧繚繞;那些灰黑的點就是炭,在柴燒最後步驟封窯前後,從入炭口放入木炭堆積在作品旁邊,從最高溫一千二百五十℃降到一千℃過程中氧化還原同時悶燒,形成窯變的效果。

 

    在颱風天燒窯風大雨大,窯中氣氛不同於平時,「愛相隨」這件正是在颱風天燒窯的。放在窯後靠近煙囪的地方,剛好形成結晶狀的兩隻鳥圖案,左邊的鳥好像在跟右邊的鳥呢喃細語,非常特別。

时光宝盒4.jpg

青銅器很多有蓋器型上面都有禽鳥造型,不難想像古人存放穀物、糧食最擔心發生「蟲蟲危機」,才會將器物蓋鈕做成鳥形狀以嚇阻小蟲。借用古人智慧,這款圓形茶罐「鳥茶罐」的蓋鈕以肖楠木做成鳥形木頭鈕,象徵保護茶葉;也有方便開合的手把作用。

时光宝盒5.jpg

茶罐設計可以搭配不同的材質來做蓋子以增加變化。柴燒用木頭燒窯,柴燒本身樸拙的味道與木頭做相符,採用木頭做蓋子富有關聯性。除了純粹用木頭,也可嘗試軟木塞,或是木頭加紅琉璃鈕的搭配,展現不同風情。「溫潤如玉」白玉鈕與陶蓋搭配又是另一種變化,柴燒本身樸拙的味道與白玉的細緻形成有趣的對比,讓人耳目一新。將白玉裝飾在茶罐蓋子上,也用來提醒我們君子應該如白玉般潔身自愛,裡外如一。

    

   所謂「大肚能容世間事」,就像茶罐內裝著滿滿的回憶,藏茶同時收藏回憶。「冬藏」大甕搭配原木質感蓋子,與樹枝狀的把手,原始樸實的味道讓人想起早期的酒甕,簡潔大方的造型非常耐看。

 

   猶記十月底時,廈門市美術家協會陶瓷藝術委員會安排至廈門原色茶業舉辦個展「許俊翔柴燒茶陶藝術展」,將台灣精緻的柴燒陶藝作品介紹給廈門朋友,鶯歌博物館館長游冉琪女士、前中華民國陶藝協會理事長蘇正立先生、亞太文化創意協會秘書長林秋芳女士、亞太文化創意協會副秘書長周明榮先生、廈門市陶藝協會主任、陶藝家洪樹德教授與兩岸陶友都到場指教,萬分感謝!

 

   再啜一口岩茶,十一月底參加武夷山茶博會,坐竹筏享受武夷漂流自然暢快的感覺又回來了。喝好茶回憶往事,你喝藏茶時有沒有回想一下,當初如何找到好茶?何年何月封茶?是和三五好友還是紅顏知己一起?回憶總是最美,希望你能找回當初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