盏中原色1.jpg

盏中原色2.jpg

盏中原色3.jpg

(<海峡茶道>NO:059期2011年1月刊/特别呜谢:天上客兄/汐汐)

晒客一族:盏中原色

文/暮颖  图Suntea

 

栏目寄语:茶,于好茶之人而言,不单是杯中之物,茶可生津,其味芬芳,饮后令人神旺,旧雨新知,亲朋好友,品味香茗,谈兴自浓,可以名符其实地口角生香。这种私人之间的茶话,才是真正的赏心乐事。2011年,《海峡茶道》特开设茶友专栏——茶客时光,向读者展示各地茶友的风采,与爱茶的你一同分享,与茶有约的浪漫时光。

 

导语:建建盏产自福建,盛于宋,是宋徽最喜爱的茶碗.日本博物馆中八件国宝级藏品中有四件是建盏.然而,我国却失传了近千年……盏的宝贵资料多来自日本,将它们扫描请人翻译整理之后放到网络上与更多人分享。在我之前,似乎没有人做过这个工作,这也是得益于网络,让我玩盏的过程不太孤独,从无人分享开始,慢慢走进一些可以一起分享的朋友。

 

好茶的人,都有一份痴迷的情怀,痴一道茶,迷一件物,总是在沉醉在茶缘里,享受清馨的茶语时光。在迷恋建盏的茶友眼中,黝黑的建盏它深遂内敛及精深的文化内含吸引着她,它的魅力远远超过其它陶瓷茶具。而它内敛而朴素的特性也很符合茶人,只是现代茶人的心燥了,难以发现它的美,如果可以,应该慢慢引导茶人懂它爱它。

盏中原色1.jpg

盏痴Suntea

Suntea大学学的是造型设计,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学院派。其实,她个人倒是比较学院派的,因为她认为有良好扎实的理论基础才能有更高的审美高度和创造力。上班时,没有太多的野心。和所有的上班族女生一样,梦想着有自已的一个小店,过着挣挣小钱就满足,自由自在而且没有太多压力的生活。小店最好经营自已原创设计创造的东西,有一群和自已审美相似,兴趣相投的好朋友.......这个梦想一直到八年前,和先生一起开设原色小茶室之后才得以实现,不过小店设计出售的却不是之前所想的生活用品,而是茶品,以及后来延伸的——茶陶。

和所有爱茶之人一样,玩茶的同时,Suntea也就关注和研究茶器,建盏作为茶器的至高审美器皿,且是福建的特色文化,也当然成了她的首选。认识建盏应该是在学生时代中国工艺美术史中的理论知识积累,但真正认识它的美,却是在玩茶后的近些年。玩过众多的陶瓷茶具之后,觉得建盏的深遂内敛及精深的文化内含吸引着她,它的魅力远远超过其它陶瓷茶具。而它内敛而朴素的特性也很符合茶人,只是现代茶人的心燥了,难以发现它的美,当时她想,如果可以,应该慢慢引导茶人懂它爱它。

对建盏的着迷与玩茶时的一样,但对建盏的痴迷更疯狂。这种迷是在客观的,有自已独立审美及理论基础指导下的。建盏断代近千年,国内几乎找不到与他相关的资料,唯一厦大叶文程老先生的一本《建窑鉴定与鉴赏》,说得较多是古建窑的认识了与欣赏,对于现代建盏的描述较少。全面了解建盏,Suntea就很想了解清楚建盏过去的故事,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古人的审美情趣,窑烧条件及窑烧技术。关于古建盏的一切一切,她都想知道……于是,闲暇之余她远赴建窑古址,找寻宋代建窑古址中的标本。对照着一些专家的陶瓷学术论文,翻出学校时的教科书,让家人从日本卖回与建盏相关的资料。这个过程,收获良多,也因此结交了不少和她一样喜爱建盏,喜爱传统的中国茶文化的一群朋友。尽管大家在全国各地,但是网络的便捷使得他们可以无阻碍的交流心得,分享收藏的乐趣。

刚刚迷上建盏的Suntea时常独自一人拿着数只建盏,在茶室外的小公园里,在大树下独自品赏,阳光透过树叶斑驳落在盏上,树影随风摇曳,光在变,盏中折射出的光斑也在变……这种美带来的幸福无以言表。细细品赏着不同时期不同作者的建盏,的确令人着迷:在不同的光线下,建盏多层次的斑会折射出不同的光感。

盏中原色2.jpg

原色的盏痴们

在原色,你会看到这样一个“怪异”的景象: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抱着一二只黑乎乎的小碗,站着茶室外的小公园,对着光,转来转去,交流着,让人觉得神秘兮兮,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一只黑乎乎的小碗,在他们眼里全是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原色的盏痴们会告诉你,刚迷恋建盏的人们都有一种强烈的分享欲:觉得好的东西应该与朋友分享,尤其是像建盏这样“藏而不露”的魅力,定要有一位虔诚的布道者。他们的通病就是:时而拉着身边的朋友们一起欣赏,时而给他们讲建盏的故事,时而要公布自己的“重大发现”。当然这样的炙热的行为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捧场的,面对朋友的不理解或是周遭有些异样的眼神,盏痴们总会有一些失落和感叹,最终明白,一切得随缘。亦终于明白古人为何称建盏的参禅的利器了,真要有一颗平静的心,才能发现它的美。这是一种心灵的修为,与茶极其相似,但是否将这种发现传达的更多的茶人,又如何传达?在相继遇见志同道合的茶友之后,他们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美好的东西并不需要刻意的推崇,自己只是很顺便地踏在了茶人与艺人的中间,自然而然地起到了一个桥梁的作用。就如Suntea所说的,有时也觉得自已象翻译,将这种美的语言解释给更多的茶人。

年初的一次茶具,对原色的盏痴们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忘的盛会,因为这次盛会聚齐了多位有着数十年的陶历陶瓷专家、釉药专家,还有来自日本的天目专家水桑前辈。大家聊得很开心,讨论手拉胚的陶瓷碗,讨论建盏的渊源。他们一件件地讨论交流古今建盏。从器型到釉色。当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大师们的认同,满足感会溢于言表。最后,Suntea还邀请水桑前辈尝试在福建做天目。后来的日子里,水桑先生他真的找来一千多斤的草,烧成约一斤的草木灰,再用传统的方式制成灰釉,烧制出了五只清趣柴烧小茶入赠予福建这些爱盏成痴的好朋友们珍藏。

 

面对一份让人痴迷的爱好,其实就这么简单,你会为它自然而然地充当了一个翻译的角色,尽可能观客地,专业地将它介绍给朋友们。“他们说我是建盏的布道者,真的有些不敢当,其实这只是我的爱好之一,能将爱好与他人分享是一种幸福。”说起自己对建盏的喜爱,Suntea总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倾述感。她认为茶人应该有茶人自已的审美,有茶人的艺术,这可以包含很多,而她比较崇尚:简素、无杂、自然、原色的一种茶道美学。她相信随着茶人审美的提高,会有更多人茶人会在燥杂快速的生活中喜欢这种宁静单纯而简素的茶人艺术。

 

 

盏中原色3.jpg